首页 > 艺术论文 >从身体社会学来解析莫里森《慈悲》中的控制

从身体社会学来解析莫里森《慈悲》中的控制

审稿:张老师
2023-11-26
0
导读:《慈悲》是托尼·莫里森的代表作之一,通过身体社会学的视角解析其中的控制元素。小说深刻揭示社会对个体身体的塑造和操控,通过主人公弗兰克林的身体经历,探讨权力、种族和性别的交织。莫里森以细腻的笔触勾勒出身体在社会中的受制与反抗,呼唤读者对身体权力关系的敏感洞察。...

从身体社会学来解析莫里森《慈悲》中的控制

从身体社会学来解析莫里森《慈悲》中的控制

   摘要:

   托尼·莫里森(ToniMorrison,1931-),是美国当代伟大的黑人作家之一,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黑人女作家。《慈悲》是托尼·莫里森于2008年11月出版的又一部新作,也是她的第九部作品。而奴隶主对各色种族的奴隶的压迫主要体现在身体的控制上。布莱恩·特纳认为,任何身体社会学都要涉及到探讨社会控制,任何有关社会控制的探讨必需考虑到父权制度下男人对妇女身体的控制。

   关键词:托尼·莫里森,《慈悲》,身体社会学,控制

   一.前言

   身体社会学是社会学理论发展的一个新的分支,它是对身体,社会和文化之间互动关系的研究。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主张身体和灵魂相对立的二元论的观点,即“身体是短暂的,贪欲的,低级的和错误的,而灵魂却是不朽的,纯洁的和真实的。”法国哲学家福柯对身体有着更多的理解:社会是身体和权利的关系。社会,它的各种各样的实践内容和组织形式,它的各种各样的全力技术,它的各种各样的历史悲喜剧,都围绕着身体而展开角逐、设计和表现。通过分析托尼·莫里森的新作《慈悲》(A Mercy)中男性对女性身体的控制和人物身体的疾病和残缺,可以考察出在17世纪的北美殖民地初期的社会状况,即蓄奴制度对不同肤色种族人民的奴役和压迫以及在残酷的生存条件下人们对求生的挣扎。

   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1931-),是美国当代伟大的黑人作家之一,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黑人女作家。《慈悲》是托尼·莫里森于2008年11月出版的又一部新作,也是她的第九部作品。在仅仅167页的篇幅中,作者以一个十六七岁黑奴女孩的视角,讲述了发生在1680年前后在北美殖民地弗吉尼亚州一个白人农场主庄园里的故事。白人农场主曾是一个来美洲继承遗产的孤儿,他买下了在天花瘟疫中幸存的一个印第安土著女奴,娶了来自英国的“邮购新娘”,接受了无人要的混血儿女奴隶,最后又同意接纳了作为抵债的当时只有七八岁的黑奴女孩。好心的农场主为这四个无家可归的不同命运的女人搭建了一个“伊甸园”般农场,体现出在这个蓄奴制的社会里他所给予他人的“慈悲”。《慈悲》这部小说在刚刚出版之际,就赢得了一阵好评。而且这部小说被《纽约时报书评》编选为“2008年度10大最佳图书”之一。

   二.奴隶制和父权制度下男人对女人身体的控制

   在17世纪的北美殖民地,蓄奴制度正在这块神秘富饶的土地上演。而奴隶主对各色种族的奴隶的压迫主要体现在身体的控制上。布莱恩·特纳认为,任何身体社会学都要涉及到探讨社会控制,任何有关社会控制的探讨必需考虑到父权制度下男人对妇女身体的控制。作为一个独立的人而言,人拥有自己的身体,并且应该拥有身体的所有权。虽然从现象上看妇女拥有她们自己的身体,但是对自己的身体几乎没有充分的所有权,这一直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5]在莫里森的小说《慈悲》中生活在白人农场主庄园里的四个女人无一例外生活在这种父权制度的控制下。

   黑人女奴弗洛伦斯(Florens)的命运便是这种奴隶社会男性奴隶主对女性奴隶身体控制的结果。在小说的开篇,这个奴隶小女孩就对自己的命运充满了疑惑:为什么母亲祈求陌生人,也就是白人农场主雅各布·瓦克(Jacob Vaark)带走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主人抵账。母亲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时龄只有七八岁的她,另外一个是还在吃奶的弟弟。免费论文参考网。在面临选择放弃哪一个孩子的时候,母亲放弃了她,留下了还在哺乳期的弟弟。这种弃子的做法一直折磨着弗洛伦斯这个小女孩幼小的心灵。所以在雅各布家看到怀孕的女奴,她就有了这样的看法:“那些哺育贪婪婴儿的母亲们让我感到害怕。”(8)曾经被抛弃的经历使这个小女黑奴对新主人家里的人充满了感激。“不仅是她一直以来值得信任,而且是她对每一点爱,或者是拍拍脑袋,或者是赞许的微笑都怀着感恩之情。”(61)弗洛伦斯是奴隶出生,身体和思想都被奴隶制紧紧地束缚着,而黑人铁匠是个自由人,有自己价值观,因此他和弗洛伦斯的爱情注定是一场空。受到亲情和爱情的双重打击,弗洛伦斯最后身体变得更加野蛮,而大脑却逐渐清醒起来。在文章的末尾,作者转换了故事的叙述视角,弗洛伦斯的母亲道出了抛弃女儿的真相。母亲身为奴隶,在被从非洲转卖到北美新大陆的途中,遭人强奸,所以就有了弗洛伦斯和她的弟弟。最为可悲的是母亲也不知道谁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因为太黑了谁是谁都看不清。”(163)正是由于在这种可怕的蓄奴制度下,再加上在父权控制下男人对女人的性控制,黑人女奴更是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所以母亲害怕正值青春发育的女儿遭到相同悲惨的命运,她请求看着是个好人的雅各布带走自己的女儿。因为自己曾是个孤儿,不忍心看到无人要的孩子,雅各布答应了母亲的哀求,所以母亲说:“这不是上帝赐予的奇迹,这是人给予的慈悲。”(167)弗洛伦斯和她的母亲拥有自己的身体,但是控制身体的权力却掌握在男人奴隶主手中,莫里森笔下的身体就是奴隶社会男性奴隶主奴役女性奴隶的象征符号。

   女主人丽贝卡(Rebekka),雅各布的妻子,虽然是一名白人,但是作为一名女性,也感受了在父权制度下女性身体遭到“奴役”的限制。在17世纪,不管是在欧洲还是在世界其他地方,家庭在父亲的控制管理下,妇女在家的地位无从保障。丽贝卡作为一名“邮购新娘” 从遥远的欧洲大陆英国嫁到北美殖民地。与其说丽贝卡的父亲是嫁女儿,还不如说是他在卖自己的女儿。“到了十六岁,她知道父亲将会把她送给别人,那人会负责她的旅费而且减少父亲抚养她的费用。”(74)可以说是妇女的命运完全掌握在男性手中。在来北美的途中,她就在设想自己未来的命运,“她以后可能是仆人,妓女或者是个妻子,虽然每种职业都有可怕的传闻,但是成为妻子看起来是最安全的一种。她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还能保证其中有爱的因素在内。但是这一切都要依据未来的丈夫的性格来决定。免费论文参考网。”(77-78)非常幸运的是,丽贝卡遇到了性情温和的农场主雅各布。夫妇俩情投意合,彼此珍惜着对方。不幸的是他们的孩子相继死去,给这个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后来,因丈夫染病早逝,她也未幸免于难,病得奄奄一息。在病床上,她回想起了到达北美途中遇到了一群妇女。这些妇女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沦为娼妓,不是因为她们懒惰,而是因为社会权力完全由男性所控制,她们在只好在男权社会里用自己的身体求生。所以莉娜曾经对弗洛伦斯说:“不是我们塑造了世界,而是世界塑造了我们。”(71)身体被打上了社会的烙印,身体反映历史,因此莫里森笔下的这群妇女的备受残害的血肉之躯正是17世纪北美殖民地蓄奴制度的生动写照。

   三.疾病和身体的残缺所隐含的社会意义

   身体是整个社会的隐喻,一旦人患上疾病,身体就会出现一种不健康的迹象,不言而喻,那个社会也是一个病态的社会。在莫里森的小说《慈悲》里,瘟疫肆虐,各个人物在当时的环境下都面临着生死考验和命运转向,历史又一幕幕地呈现在读者面前。17世纪的北美殖民地初期,弗吉尼亚州充满了神秘和有一种别样的美,各种各样的人因为它的魅力吸引来到这里,所以这里的居民是个“混合体,有印第安人、宗教狂热者、脏乎乎的猎兽皮者和商人,他们在这片疆界线刚刚被粗略勾勒、暂时划定的陆地上游走。”由于居民的混杂,加上美洲新大陆初期环境条件的恶劣,雅各布的儿子因为发热夭折,不久他的女儿也不幸被马匹踏伤脑袋意外身亡。厄运接踵而来,雅各布在利用奴隶工,兴建农场之后,患上疟疾,染病而死。农场里的印第安土著女奴莉娜就是传染病的幸存者。在她被卖到雅各布家之前,一场天花袭击了她所在的部落,作为几名的幸存者之一,她被长老会的人救走。就这样她在白人家为奴,并有了名字“莉娜”,意思是“微薄的希望。”(47)病中的女主人面临着死神的考验,她们就派弗伦伦斯去找黑人铁匠给她治病,因为铁匠曾救活过濒死的女奴莎罗。在女主人的病榻前,莉娜发出了如此的感慨:“现在她确信夫人将会死掉。而且同样确信她也将要死去,因为她自己的生命,所有的一切,都依赖于夫人的幸存,取决于弗洛伦斯的成功。”(60)因此,在这里疾病不仅仅是体现的是生活环境的恶劣,而更是人物在蓄奴制下进行的一种生死挣扎。

   在小说《慈悲》中同样出现了残缺的身体。雅各布在债主家看到的奴隶们的身体是千苍百孔,“伤痕像错位的静脉绕身,甚至还有一个脸上还有烙印。”(22)混血儿女奴莎罗精神恍惚,智力发育缓慢,遭到曾救她生命的兄弟俩的强暴。她连最基本的家务活也不会干,“第一天在水塘边她跌倒了无数次,以至于在一只狗袭击两只小鹅时,麻烦事接着发生了,她再也无法把鹅群集中起来了。”(119)无奈之下,救她的木匠一家只好把她送给了好心的雅各布照顾。到了雅各布的农场之后,她被莉娜看作是“不祥的人”,“在最好的时光不幸就像尾巴一样拽着这个女孩。在莎罗的第一个孩子死后,她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莉娜相信那是雅各布的孩子。大脑智力的缺陷,导致身体备受凌辱,莎罗虽然生活在伊甸园般的农场里,但是她却隔绝在自己狭小的空间里,奴隶的身份使她只能在蓄奴制社会里饱尝人间的心酸和苦辣。

   四.结语

   布莱恩·特纳认为:身体是一个悖论。免费论文参考网。一方面它是被自然,社会与文化构成的。人类的身体形象、身体经验和身体知识都受制与具体的生活环境和文化形态,因此,身体有一部历史,而非一成不变。另一方面,身体又是构成世界的原型。在莫里森的小说《慈悲》里,通过作者对其中人物身体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17世纪北美殖民地初期的社会原型,在那里发展成后来种族制度的蓄奴制刚刚繁衍,各色奴隶在奴隶主的控制下,得不到自己身体的所有权。他们的身体在以父权男性控制的社会里书写着历史。那是一部以血肉之躯书写的历史。特别是女性奴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后,人间各种的悲剧频频发生。在早期的北美新大陆,人们还面临着恶劣的生活环境的考验,瘟疫不仅带来了恐惧,而且还摧毁着人们的身体。身体上的残缺更是打上了历史的烙印。身体是社会和历史的体现。只有在人们相对自由地摆脱了外部的控制和异化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实现人类的潜能。莫里森写这部小说告诉人们,只有将身体和人性从奴役的状态中解放出来,这才是给予人类的“慈悲”。

   参考文献:

   [1]汪民安. 身体转向[J].外国文学,2004,(1):37

   [2]焦小婷. 身体的残缺与文化断裂[J].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5,(5),51

   [3]布莱恩·特纳.身体与社会[M].马海良等译,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0,56

   [4]王守仁,吴新云.莫里森新作《慈悲》中的“奴役”解析[J],当代外国文学,2009,(2):

   [5]朱小琳. “历史语境下的追问:托尼·莫里森的新作《仁慈》”[J].外国文学动态,2009

   [6]乔恩·威特.社会学的邀请[M].林聚任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7]Morrison,Toni. A Mercy[M].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8.

---------------------------------------------------

从身体社会学来解析莫里森《慈悲》中的控制范例

   标题:从身体社会学解析莫里森《慈悲》中的控制

   摘要:

   《慈悲》是莫里森的一部深刻之作,通过身体社会学的理论框架来解析其中的控制元素,揭示社会对个体身体的塑造和操控。本文分析主人公弗兰克林的身体经历,探讨权力、种族和性别的交织,以及这些因素在社会结构中如何相互作用。通过深入挖掘小说中的身体符号、疾病描绘和身体解放等元素,力图揭示莫里森在作品中对控制的深刻反思。

   关键词: 莫里森,《慈悲》,身体社会学,控制,权力,种族,性别,反抗

   第一部分:引言

   介绍莫里森作为文学巨匠和她的代表作《慈悲》的背景,概括身体社会学的理论框架,并提出解析小说中控制元素的目的。

   第二部分:身体的符号意义

   分析小说中身体符号的重要性,探讨身体在文本中的象征和隐喻,以及这些符号如何反映社会对个体的控制。

   第三部分:疾病与社会压力

   讨论小说中呈现的疾病元素,揭示社会压力如何通过身体健康问题体现出来,以及个体在这一过程中的无奈与反抗。

   第四部分:身体解放的探讨

   分析小说中个体对抗控制的努力,探讨身体解放的可能途径,以及其中蕴含的个体反抗精神。

   第五部分:权力、种族和性别的交织

   深入剖析小说中权力、种族和性别之间的错综关系,阐明这些因素是如何共同构建对身体的社会化控制。

   第六部分:结论

   总结分析,强调《慈悲》中的控制元素反映出社会的复杂性和个体的抗争,呼吁对身体社会学在文学分析中的应用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请购买后下载】:没有安装「支付系统」插件
论文下载
《如何开始写自己的毕业论文?》 - 需要的同学将本论文下载到电脑方便查看!-
点击下载论文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不愿被转载,请告知我们删除!谢谢!被收录的作者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文章。

相关论文

推荐论文

关于本站

我们是一个论文网站,提供高质量的学术论文服务。我们拥有丰富的论文资源和专业的写作团队,致力于为学生和研究者提供优秀的论文写作和编辑服务。无论是需要找到相关文献资料还是需要定制撰写一篇优秀的论文,我们都能满足您的需求。

联系我们

合作联系方式: 电话:150****3931 邮箱:2641687017@qq.com QQ: 2641687017

扫码关注